朱积良“海派”是中国水墨画领域里的一支重要流派,产生于19世纪中叶,诸如吴昌硕、黄宾虹、任伯年、刘海粟、吴湖帆等现在我们耳熟能详的国画大师都是其代表人物,而今要为各位书画收藏爱好者介绍的是“海派”之中书法、篆刻领域无人能出其右的赵之谦。

赵之谦(1829年至1884年),书画家、篆刻家。字益甫,后改字撝叔,号悲庵、冷君等,所居室名曰:“二金蝶堂”。浙江会稽(今绍兴)人。他精于书画、篆刻、管理学中企业文化诗文、金石考据学。绘画兼人物、花卉、山水。人物古艳冷隽,近于罗聘、陈洪绶;花卉取八大、石涛、青藤、白阳诸家;书法奇崛雄强,自成一格,别出时俗。

赵之谦书法初师颜真卿,受包世臣书论《安吴论书》的影响后改学北碑,篆隶师邓石如,后来他逐步地放弃了颜体书而转向了魏碑书法。时人评说:益甫书初学颜平原,后深明包氏“钧捺抵送,万毫齐力”之法,此法即中锋运笔,将笔毫平铺纸上,顺着下笔,起、收处露锋,显得草率、自然。篆、隶、楷、行一以贯之。故其书姿态百出,亦为时所推重。当时一般人写北碑上至金农、邓石如,下至张裕钊等多致力于以柔毫模仿刀痕,斩钉截铁,以刚直方硬为美。赵之谦的行楷精美,出入北碑,加篆隶笔法,不仅具有北碑的沉雄方厚,而且血肉丰美。管理学中企业文化他不强求刀石趣味,所以写得圆通婉转,能化刚为柔。其特点是“颜底魏面”、“魏七颜三”,用笔方中带圆,结字峻宕洞达,极富秀美之态。隶书则掺以楷法,用笔流畅,结体匀称,显得生动活泼,神采巧丽。篆书融合三代金文和石刻,并掺以隶书和北碑笔意,运锋藏露相兼,字体方圆合度,突破了玉箸篆的格式。行草书能以北碑方峻之笔,写出流美自然的字体。总之,他的书法笔力功夫很深,却又写得活泼巧丽,能寓劲挺于流动之中。

这副篆书七言联:“万物不平有风俗,七情之合为中龢”,为赵之谦于40岁时所书。上有款识:“芾亭四兄大人正篆,集会稽刻石字。同治己巳八月,弟赵之谦。”并钤有二白文印:“赵之谦印、长陵旧学”。众所周知,会稽刻石,是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巡游会稽山601579股吧)(在今浙江绍兴)时,为了祭奠大禹,宣扬功德,而命丞相李斯手书铭文刻石记功的石碑。李斯所写的这篇铭文即题为《会稽刻石》,后来被司马迁载入《史记》。此石刻,小篆,是始皇东巡六大刻石之一,风格似峄山碑,笔致工整,结体规格化,管理学中企业文化是掌握小篆结构的重要资料。赵之谦采集会稽刻石字,把古文字融汇到了他的书画之中。

此篆联结体庄重,篆法精丽,用笔恬舒潇洒,方圆合度,起讫处未用藏锋,管理学中企业文化令习书者易见笔法之踪迹,不同于一般篆书之圆润流美而别具特色,当为赵氏中年以后作品,是赵之谦具有代表性的篆书作品之一。在晚清的艺坛上,管理学中企业文化赵之谦是一位书画篆刻都使人为之耳目一新的全能大师。在书法上,赵之谦不仅精于隶书、楷书,并且对于篆书和行书也极擅胜场。有意思的是,他在《与梦醒书》中却对自己的各体书法作出了这样的自评:“于书仅能作正书,篆则多率,隶则多懈,草本不擅长,行书亦未学过,仅能稿书而已。然平生因学篆而能隶,学隶始能为正书。”这除了隐约表示了自己于书法擅长篆、隶、楷之外,对于行、草书则有些自谦。他在书法方面的造诣是多方面的,可使真、草、隶、篆的笔法融为一体,相互补充,相映成趣。赵之谦还说过:“独立者贵,天地极大,多人说总尽,独立难索难求”。他一生在诗、书、画、篆刻等方面进行了不懈的努力,终于成为一代大师。

由于他高超的艺术成就,以上海为中心的艺术家们,特别是吴昌硕等新一代受赵之谦影响,逐渐形成了崭新的流派——海派书画。潘天寿在《中国绘画史》中这样写道:“会稽撝叔赵之谦,以金石书画之趣作花卉,宏肆古丽,开前海派之先河。”事实上,赵之谦的影响不只限于上海,齐白石、陈师曾等北派巨匠们也一样受过他的影响。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九州体育投注平台值得信赖九州体育app下载

本文链接地址: 运锋藏露 方圆合度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