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书法、篆刻家施永安出了一本叫做《施永安治印》的大作,观后感觉颇好,慨然定位这是一部书法、篆刻大家的治印作品集。并评价说三百余方篆刻精品,选自六千之众,以闲章、名章、收藏章为序次,将书法、篆刻家施永安三十年来篆刻生涯的艺术成果展示于此,放畅了他的“入秦出汉,取法颇广,上涉吉金文字,下取清末诸家,冲切碎琢,皆能融汇,为己所用,诠解‘四全’”的文人情怀。

“四全”者,喻意历代文人“诗书画印”四门重要学问的兼容并蓄,是一种从理论到实践都呈现出集大成、开生面的艺术追求态势。细观《施永安治印》的文化和艺术取向,感觉出作者创作过程中特有的心态、气质和个性,与之相辅相成的是施先生的《平若堂诗稿》与《施永安书法作品集》,亦有填补了我国外国艺术研究空白的《日本古陶瓷》、《日本古今画家名典》两部著作,体现了他学者型书法家形成的学养高度,管理学中企业文化说明了他对传统艺术门类内在渊源关系的认知和实践精神。他是一个艺术领域的跋涉者,亦是成功者。

篆刻是书法与镌刻结合的可供欣赏的造型艺术。中国文字随着时间上的绵延、空间上的发展,蕴涵了动人的多样风貌,在印面之内跌宕生姿,以一种有情、有致的方式呈现出来,方寸之内充满了时间的古朴和空间的浑厚,虽几经更迭,仍能以温润的光泽、古雅的韵趣,引人玩味,这就是篆刻的艺术,业内犹称之为“治印”。

印章始于我国春秋战国之际;汉代印章已达兴盛,史称汉印,字体由小篆演变成“缪篆”;明清两代,印人辈出,管理学中企业文化篆刻便成为以篆书为基础,利用雕刻方法,在印面中表现疏密、离合的艺术形态,篆刻也由广义的雕镂铭刻,转为狭义的治印之学。而此治印之学也有人直接称为“刻印”、“铁笔”、“铁书”、“刻图章”等。

施永安先生文化积淀深厚,对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文人情操矢志以求,他多年从事书法艺术研究与实践,书法工于篆书、隶书、篆刻,兼工楷草。篆书上溯甲骨文、钟鼎文、秦代刻石;隶书笔涉两汉碑碣、摩崖,管理学中企业文化并致力于篆隶两体互为取法的追索与创作;篆刻远宗秦玺汉印,近师西泠诸家,并承孙晓野、周昔非先生法教,印作温润醇厚,书风古雅挺劲;尚喜作仿古山水,撰写古词今诗、贺语楹联……

施永安认为,篆刻本身是一门与书法密切结合的艺术。篆刻家与刻字铺师傅的根本区别,在于前者是“写”的,讲究章法篆法,后者是靠“描”的,不研究篆书不讲究章法刻出的印必然十分僵板。故应坚持一要平正、匀落,二要疏密统一,三要挪让、呼应,四要盘曲、变化,当然还要注意留红、空白、离合、变形、加边、界划及“十宜十忌”等要素,而这些除了坚持实践和潜心研究外,博览群书和知识外延是必不可少的。

于是,学而不厌成了他的座右铭。这也成就了他的名闻遐迩。在施永安的大量书法和六千余方篆刻作品中,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远涉日本、新加坡、管理学中企业文化泰国、马来西亚、俄罗斯、法国、瑞士、意大利等国家和香港、澳门地区,为弘扬祖国的书法、篆刻艺术、丰富人民的文化生活,让更多更好的书法、篆刻作品走出国门,使世界人民更深刻地了解中华传统文化,而成为中外文化交流的媒介和使者。

施永安的篆刻作品印面工整中见气魄,有铸印的效果,奏刀精熟,平整中见雄厚感。他的边款特色鲜明,古朴典雅的草体和苍劲有力的运刀,达到了以刀代笔、笔刀相融、天人合一的境界,显示出他传统文化功力的深厚,是与他的印蜕相辅相成的综合艺术作品。另外,施永安在边款的补题方面亦显现历史、文学诸方面的厚重造诣。如作品“古不违时”的补题为“朱文条形印取缪印篆为之。其内容语出唐孙过庭《书谱》,全句为‘古不乖时,管理学中企业文化今不同弊’,此更换一字,乃章法之需。”对书法大家之论学而用之,用而活之;在“创作手记”中,他多次以作品为例,将自己的篆刻心得直抒于众,以求共同研究与进步。如他为自己所篆“平若堂印存”,边款为:“治印卅年,略悟其道。今取三百方成集,以作驿站也。永庵。”创作手记为:“日前才定稿,也赶个时尚吧,找找视觉上的冲击力的感觉。创作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要想避开似曾相识,挣脱原有的惯性,更见难度。此印在章法上打破平行、对称和求稳的格局,亦把小篆整合,再取切刀为之,果然还有点新的东西。”这无疑是一种教科书般的理论与实践的相契相合,也彰显了他的文化精神和审美价值取向。

于是我说,《施永安治印》的付梓与发行,是为施永安人文精神的行走之心路历程,也是他花甲之年的一种文化释放,大概此言不谬。

Related Post